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头条 >
钱江晚报 数字
* 来源 :http://www.isocvd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18 04:40 * 浏览 :

  昨天,由《江南》社主办的2015“江南之春”文学笔会在西子湖畔的江南文学会馆拉开帷幕,戴来、金仁顺、弋舟、王秀梅、王威廉、石一枫、蔡东、蒋峰、曹寇、双雪涛、于一爽、文珍、孙频、旧海棠、张忌、池上、祁媛等近年来活跃在文坛且著述颇丰的青年作家齐聚一堂,畅谈青年作家的写作难点。

  本次参会作家多为“70后”、“80后”,是当代文坛的青年军。在他们从事写作的日子里,这两个冠以代际的名号,总是鲜明地将其与前后两代作家相隔离,但对他们自身来说,代际感并不像想象的那样泾渭分明,“我觉得我的童年记忆和生活经验,和50后、60后是差不多的,一样的物质匮乏、兄弟姐妹众多。”先锋小说家曹寇如是说,如何“置身于生活内部,置身于思想内部,写出好作品”才是正经事。

  作为社会形态和生活的观察者,他们也无时不刻地透露出这种感。涉猎小说、散文、评论等领域的王威廉将他对写作发展的思考融两个方向:“往大了说,写作要有大的历史意识、大的哲学意识,怎样思考我们这个时代;往小处走,小说应该有独特的经验,而作家应该从细节上丰富个人的经验,汇聚到对历史哲学思考的大方向。”

  作家石一枫则一语点破:“焦躁、功利心,往往先界里预设自己的不同反响,再用写作来证明这点。但这种心态问题不独属于青年作家,而是年轻人都有的问题,能不能通过写作来解决这个问题都是值得怀疑的。可能还是应该回到生活本身、世界观本身,去考虑一代中国人该如何面对生活、面对社会、面对人生,这样才相对切实些。”

  而面对“文学边缘化”、“写作阅读功利化”这样的老生常谈,弋舟等作家的态度也冷静得多:“任何时代的人,都会片面地夸大自己的时代,说这是个天翻地覆的时代。我更看重的是,任何时代都有一批人在写,在生生不息地做这个事,几零后都不重要。写作是特别辽阔、的事情,永远都有这样需要破解的难题。”

  几乎所有写作者都认同写作始于和自己的对话,需要不断地探索,不断地以作家身份和日常生活角力,所以他们“害怕”的,始终和写下去有关。

  金仁顺害怕倦怠感,“多一天少一天没什么关系,多一人少一人对中国文坛也没有什么关系,很微不足道,什么都不是。写了十几年,不知不觉有了种很让自己和他人讨厌的腔调。再写的话,怎么去掉那种腔调,换一种面孔和方式;或者如果在小说里完成不了,是不是要换一种文体,去尝试一些新的写作。”

  蔡东害怕重复,“对我来说一个是写作的难度,另一个是写着写着就在重复,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难题。可能重复也不错,但是想到一辈子这么写的话,也有点害怕。”

  祁媛害怕未知,“我觉得,写作归根结底是每个人自身发展的问题。有时候会觉得写作就像是在夜晚走,一段写一段,不知道前面是什么。”

  而文珍则说:“既然写东西,就尽量把它写好。一直写下去、写下去是我最大的难题。”

  据悉,自2010年以来,《江南》社文学笔会的交流模式已形成良好的承续传统。未来每隔一年的春夏之交,都会组织全国的名家、新锐对当下的文学话题进行重点研讨,为中国文学的现状和发展做出自己的解读。